中国教育行业第一网——新华教育网
主页 > 初中教育 > 内容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发布时间:2019-04-09   来源:中华公关网    
字号: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今天,缅怀这一年告别杏坛的师者

于敏:以身许国铸重器

1961年,钱三强把您叫到办公室,非常严肃地说:“经所里研究,并报请上级批准,决定让你作为副组长领导和参加‘轻核理论组’,进行氢弹理论的预先研究工作。”

您毫不犹豫地表示服从分配,转行。那一年,您年仅35岁。从那时起,您开始了长达28年隐姓埋名的生涯,直到1988年解密。

实现从原子弹到氢弹的突破,我国速度最快,仅用了2年8个月。对此,有“国产土专家一号”美称的您功不可没。

您还有一个更响亮的称号:中国氢弹之父。然而,您婉拒这一称谓,您说,核武器事业是庞大的系统工程,是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全国各兄弟单位大力协同完成的大事业。

您更是一位为人师表的师长。

2004年,您独自回到少时就读的小学探访,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是自己在校园静静转了一圈,默默离去。

您还一直与在天津木斋中学就读时的老师保持着联系,每次出论文集,都要送给老师一本。后来学校创立“于敏读书月”,您精心挑选读过的书籍赠送给学校,鼓励学生们“多读书学以致用,多思考不断创新”。

您的客厅里,高悬着语出诸葛亮的一幅字:“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想必,您与这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丞相有着惺惺相惜的共鸣。

上世纪80年代初,在核试验场等待氢弹试验结果时,物理学家陈能宽感慨系之,脱口背起了诸葛亮的《出师表》,您听后也和着背诵起来,动情处,慷慨激昂,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王梦恕:从无屏气不敢言

您是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是我国高铁研发建设的重要参与者。

但您更著名的,似乎是您的敢言。

在2011年“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中,您公开为刚起步的中国高铁辩护。事实上,您类似这种“逆势而动”的言论不在少数,而几乎每一次,这些发言都为您惹来不少争议乃至谩骂。

众声喧哗模糊了您的形象。其实,您是中国最杰出的工程专家之一。

北京地铁1号线、大瑶山隧道工程,都凝结着您的心血。尤其是后者,更让您在1992年斩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您一生有两个心愿:一是我国铁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二是我国隧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为了这两个心愿,从事铁路和隧道工作40多年来,您历经了无数次人生抉择。“祖国急需的,就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自始至终,您都把复杂的人生选择用简单的“国家需要”作为衡量标准。

您曾说:“做人要学武则天,死后留块无字碑,任人评价。所以,我不在乎。但是如果大家都不说真话,社会就没希望了。”

这段话说于2014年。那一年,您76岁,是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交通大学中国隧道及地下工程试验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中国中铁总公司副总工程师,荣誉等身。

那一年,您依然信奉真话的力量。

刘彤华:载玻片上聚医魂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的医学高级专门人才奇缺,“高级师资训练班”应运而生。按照当时的规定,所有的医学生只能报基础学科。这给从小立志要做医生的您出了一道难题。

“既然不能选择临床,那就选与临床离得最近的学科吧。”最终,您选择了介于基础与临床之间的病理学。

谁也没想到,就在这阴差阳错间,您铸造了自己光辉的职业生涯。

病人最怕的是无法确诊病情。如若误诊,带来的不仅是金钱的损失,更会是身体的折磨。在长期的诊断生涯中,干练、精准、坚定、果敢的您,成为学生仰望的标杆。多少疑难杂症,在您的如炬慧眼下,无处遁形。无怪乎有人说,生病固然不幸,但如果病人的病理切片到了您的手中,这位病人又是万幸的。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华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