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行业第一网——新华教育网
主页 > 初中教育 > 内容

今天,缅怀七十年耕耘教育的大家

发布时间:2019-04-09   来源:中华公关网    
字号:

今天,缅怀七十年耕耘教育的大家

叶圣陶:语文大师泽后世

在您的人生中,无论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享誉文坛的文学家,还是思想新潮的编辑家,抑或是推动科学教材体系建立的出版家,都没有停止对教育规律的探索、对教育本质的追寻。

1912年,您来到苏州言子庙小学,怀抱一颗“从事教育以改革我同胞之心”,投入到教育工作之中。然而,您这位不喜欢拿教科书照本宣科的年轻人,很快成为旧教员眼中的另类,最终学校将您“扫地出门”。

后来,您又来到商务印书馆担任编辑。1932年,您开始集中创作《开明国语课本》。那一年,您创作了400余篇课文,周旋于造书工厂的红墨水、蓝墨水、校样、复写纸中,一年里“未听到蝉鸣,未看到荷花”。

那套课本,摆脱说教式的刻板面孔,课文短小精悍,富有生活气息。您虽一年“未听到蝉鸣,未看到荷花”,但学生们却从课本里听到无数的蝉鸣,看到连天的荷花。

新中国成立后,您又以极大的热情和精力领导中小学教材的改革和建设,为新中国的教育事业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现代教育要培养出一个个自由的人,不能再以圣经贤传为教,不问其是否适用于教,以此为幌子,把受教育者赶上利禄之途。”

“教育要为全社会而设计;教育决不能为挑选少数选手而设计,结果使这些选手光荣显要,站在众人的头顶上,伸出手来,收受众人的供养。”

回望您说过的话,今天的我们,依然感动、感慨。

蒋南翔:奋力开创“新清华”

您是清华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位共产党校长。

但您上任的时候,清华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院系大调整令学校元气大伤。清华的文、理、法学院均被调走,唯一剩下的工学院,被要求按照苏联的模式划分专业,以适应高速培养工业和科技人才的需要。

您也是清华的学子。对于母校被“肢解”,您一度流下眼泪。您说,清华怎么会同意把理学院分出去呢?如果自己早到半年,就决不同意这个方案。

您是一名职业革命家,20世纪30年代就参加学生运动并加入中共地下党,写出传世名句“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但是,对教育,您这位老革命,又真的懂行。

为了把“旧清华”改造成“新清华”,您创立了影响深远的高校“政治辅导员”制度,并鲜明提出“又红又专”的办学目标。围绕这个目标,您在清华开展系统性的工作。您还多次强调要坚持社会主义的办学方向,“学校里出来的学生光想自己不想国家,学习再好,技术水平再高,正当中华民族处在被人凌辱的时候,袖手旁观跑了,要这样的人干什么?”对清华师生而言,您是令人尊敬的前辈学长、备受爱戴的良师益友、深孚众望的杰出领导,是清华优良传统和办学风格的重要铸就者,是当之无愧的“清华之魂”。

1985年,您在最后一篇关于教育的论著《高等教育要认真解决两个根本问题》中说,中国长期的教育实践告诉我们一条最重要的经验,办高等教育,必须优先考虑和解决两个根本性的问题,一个是方向问题,一个是质量问题。

人这一生,总要走向终点,总会有最后一篇论著,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解答。

而有的人,他的问题,他的解答,十年,几十年,乃至百年,都不会过时。

您就是这样的人。

马约翰:体育宗师美名扬

武林宗师有叶问,中国体育教育的宗师,则有您。

您身材匀称、行动敏捷、体能惊人。您生于1882年,少时脑后还蓄着辫子。传说年轻时您全速奔跑时,辫子可以水平于地面。当然,学生们目睹更多的,是您创下的种种运动奇迹:76岁夺得北京市网球双打冠军,并被评为国家一级运动员;任全国人大代表期间,每逢会间休息,便在人民大会堂“跑楼梯”,从一楼跑到二楼、三楼,再跑下来,您邀请别人比赛,竟无一人敢上前比试……

当然,您的宗师名号,不是靠这些获得的。

1920年,您执掌清华学校体育部。在您手上,不过数年,清华体育教育改头换面,其体系之完备、训练之系统,莫说当时的北平高校,放眼整个国内教育界,罕有能出其右者。清华的体育传统,自此一举奠基。1964年,清华大学举办庆祝您服务清华50周年纪念大会,校长蒋南翔正式发出号召:“把身体锻炼好,以便向马约翰先生看齐,同马约翰先生竞争,争取至少为祖国健康地工作50年!”“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这句口号迅速冲出清华园,响彻大江南北,成为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象征。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华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