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行业第一网——新华教育网
主页 > 大学校园 > 内容

“传帮带”送卫星上天

发布时间:2019-05-29   来源:新华教育网    
字号:

1996年,我从河南考入武汉测绘科技大学遥感信息工程学院摄影测量与遥感专业。读这个专业也是阴差阳错,选专业时只看到“摄影”二字,以为是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照玩儿的,却忽视了后面的“测量与遥感”。

刚进武测没多久,意识到自己的专业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玩儿”,质疑“学这干吗”,一度想退学重新考大学。正在动摇时,时任遥感信息工程学院院长的李德仁院士,给两个航测班的新生上了一堂班会课,认真生动地讲解了学科的发展情况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

李老师这堂班会课对我们这届新生影响巨大,两个航测班共60人,没有出现一例转学和转专业现象。2006年,我组织航测班入学20周年同学聚会时,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忆起这堂班会课,可见它对当年十八九岁的我们影响多么深远。许多同学跟我一样,因为这堂班会课,改变了人生的轨迹与命运。

环境对科研起关键作用

2005年博士毕业后,李老师将我留在实验室工作,参加国产第一颗测绘卫星“资源三号”的立项论证和工程研制。

为解决卫星“看得清、看得准”的问题,在李老师和龚老师直接指导下,我和团队成员反复研讨、论证方案。经过无数次修改,终于在2012年卫星发射后一周完成精度报告,完成我国第一颗自主民用高分辨率立体测绘卫星的精度测试,该卫星精度全面满足1∶50000测图精度,填补了中国在立体测图领域的空白。

在“资源三号”研究过程中,李老师叮嘱我,“国产上天的器件比国外的差,要善于以软补硬,要勇于超越。有超越才有创新!”

我不敢辜负李老师的期望,潜下心来做研究,主攻几何定标、标准产品生产,但是没有走前人的基于畸变模型的几何定标方法,而是提出了探元指向角的时变定标模型,在此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我提出的虚拟重成像解决多CCD拼接方式,已经成为我国光学卫星标准产品生产的标准生产模型。

李老师知道对地观测科研项目往往周期较长,短期内难出成果,他不为我们定指标、放压力,给予充分信任和宽松的氛围。“任何科研机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因素差异并不大,最终什么因素决定能不能出成果?我认为就是环境因素起关键作用。”这是李老师常说的一句话。即便全年没有产出显著科研成果,年终考核时,实验室会给年轻人提供较好的福利待遇,不让大家有后顾之忧。

在“资源三号”从2005年到2013年的8年研究过程中,我们团队是没有束缚的,每个人都可以直接表达意见。我刚提出探元指向角定标模型时,在遥感6号上进行了首次试验。一天下午,我给李老师汇报进度时,可能是表达得不太清楚,李老师当时没有听明白,但他说,“我们是工科,所有理论和技术都应在数据上验证。只要数据验证和理论方法是真实无误的,我现在不明白也没问题,你全力去做。”

发射卫星的机会来了

2015年初,针对地理信息产业如何发展,李老师撰写文章《迎接地理信息产业与IT产业的大融合》。他指出,地理信息产业与IT产业融合发展中,产业链融合、多技术集成是地理信息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这篇文章使我深受启发,思考如何将李老师的想法付诸实践,促进地理信息产业与IT产业的大融合。做一颗多功能集成卫星——这个想法在我心里落地生根。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心里想着这件事,成天琢磨怎么将它变成现实时,契机真的来了。

这一年的元宵节,我在出差期间遇到一位从英国学习归来的航天五院朋友。他和我分享英国学习见闻时,提到的一个信息让我心潮澎湃:300万可以搞一个小卫星。

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武汉大学发射卫星的机会来了!

出差后一回到学校,我便和李老师讨论发射卫星的可行性。他强调,我们的卫星要和其他高校的不一样。哈尔滨工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做的卫星,主要是验证卫星本身的技术。我们的卫星首先要解决我们学科发展的痛点,同时要引领卫星的发展。

李老师建议,小卫星命名为“珞珈一号”。“我们后续发射的卫星都命名为珞珈一号××星,不会命名为珞珈2号、珞珈3号等等。我们珞珈,是永争第一的。”李老师说这句话时,语气跟平时一样,但我听来振聋发聩。

2018年6月2日,珞珈一号顺利升空,李老师打来电话,“珞珈一号发射成功,是火箭的功劳,后续要做好夜光遥感应用和导航增强试验,这才是重中之重。”

共享共赢共同发展

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回到学校后,珞珈一号进入飞控、在轨测试阶段。我们团队的微信群里,只要有成员报送研究动向,李老师总是“秒回”,以鼓励和肯定为主,稍加指导。另外,他每天给我打两个电话,中午和晚上各一个,关心进展,指导测试。

在通电话的过程中,李老师说得最多的是“胆大心细、不急不躁、踏踏实实”,叮嘱我们心平气和地一步一步做好测试。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华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