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再看马化腾的那个决定

教育资讯
发布日期
2021-06-02 10:23
发送

image.png

年轻人最近声称他们迷上了“躺平”。

从“佛”到“丧”,从“卷”到“躺”,年轻人造概念的程度一个比一个深。

一位躺平大师说,“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

这是年轻人的解构。解构掉社会振振有词的规则、权力,以自己的方式说出:我,不认同。

这种消极的否定引来了很多声音,大部分是反对的。

无论质疑、反对、理解,我们应该真正关心的是:年轻人的“躺平”,究竟在表达什么?

其中一个可能,是对当代商业市场逻辑的反叛。这种反叛背后,指向了一种缺失:

我们已经习惯了比拼生活的种种量化指标,薪水、996、房车,而和人生密切相关的其他维度,已经不值得提起,甚至会被认为可笑,比如理想,比如热爱。

我们可能忘记的是,这种带有梦想的活法,在中国的80年代,曾经如此普遍而确定。

1980年代,那时的年轻人不知躺平为何物,比的是谁活得更潇洒更有姿态。于是,诗歌、摇滚乐,以及科学,都是被追逐的时尚。

那时的远方,常常远得看不到边际,但人们并不在意,他们有梦想,所以有努力。

孩子们不论出身于农民、工人、军人还是干部家庭,大多都有一个长大后要当科学家的理(meng)想。

包括当下中国市值最高的腾讯公司的董事长马化腾,那时也是仰望星空的一员。他痴迷于天文学,梦想是做天文学家。

那时的科学研究,没人讨论能不能换个什么头衔,换点课题费,或者有什么商业价值。

《地质之光》、《哥德巴赫猜想》……入选中小学教科书,李四光、陈景润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其热度超过现在任何一个娱乐明星。

虽然,找到了石油也没能阻止今天中国70%的石油对外依赖,而把哥德巴赫猜想推进到“1+2=3”,迄今尚无任何实用价值。

然而当年立志成为科学家的少年,今天真正成为科学家的其实不多。

马化腾上大学时没有报天文学,因为从天文学毕业的大学生,现实中很少能走上天文这条路,他们的归宿大多是成为一名地理教师。

天文太过遥远。在理想与现实之间,马化腾最后选择了计算机。

当年张朝阳看了徐迟写的《哥德巴赫猜想》点燃科学梦想,考上清华大学物理系并拿得李政道奖学金赴美深造,在麻省理工学院读到博士后。

他可能是这群人中走得最远的之一,但他也没有坚持下来,而是同样投身了互联网大潮。

激荡的市场大潮,把很多东西拍得七零八碎,也包括当年的理想主义。

理想的种子种下,但是80年代仍然拼命赶路的中国,并不是最合适的土壤。

image.png

过去5年发生了很多事,也许注定要改变几代中国人的人生。

天舟二号货运飞船的升空,“天宫”有可能成为未来若干年人类唯一的一个空间站。

伴随着“祝融”在火星沉寂的大陆上留下第一道轨迹,中国在火星探测上慢慢缩小着与先行者美国的距离。

而在人类下一代工业革命的关键技术领域,凭借着后发优势,中国在AI、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方面,罕见地追上了发达国家,甚至在5G等技术中还能收获些许领先。

经过四十年的艰苦跋涉,中国终于从产业链低端趟过激流险滩来到汪洋大海,站在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浪潮之巅,看到了前方薄雾缭绕的新大陆。

一批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我们很难说得清,这其中究竟有多少来自青春期曾经梦想求之不得的苦。

腾讯释放自己的科学好奇心是在2016年之后。

那一年,谷歌阿尔法狗战胜了韩国围棋冠军李世石,在代表人类智能最高算力的竞赛中,机器首次打败了人类。

腾讯按下了科技创新的加速键,当年就开发了自己的围棋人工智能“绝艺”。再然后,人工智能实验室,5G未来网络、机器人、量子等更为前沿的实验室,陆续建了起来。

2018年4月,腾讯宣布第四次战略升级,在2018年“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首期投入500亿元的领域之一就是:基础科学。

一系列的演进都显示出一个方向:腾讯从实用的技术应用迈进科技创新,再到布局基础科学,从实用走向无用。

这显然不是马化腾将个人爱好强行加于公司发展,这背后,其实是企业乃至整个社会的进化使然。

任何一个立志走科技路线的中国公司,一路前行的话,都将经历“技术应用-科技创新-科学创造”的阶段,这是科技发展的内在规律。

科学与技术如DNA双螺旋一样相互纠缠,技术从科学的应用和自身经验两个方面建立,科学利用技术更深刻地洞见自然并从中发展自身,它们以一种共生方式进化着,不可分离,彼此依赖。

我们不能在一开始没有技术的前提下空谈科学理想,这无法实现科学创造,这正是80年代一代理想少年的遗憾。

我们也不能把自己锁死在技术应用的阶段不谈科学理想,这同样无法实现科学创造,这是当下中国一代人的挑战。

2002年华为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喊出“华为不需要科学家,华为需要工程商人”,后来当华为大举进军科技原创的时候,他对这句话做了很形象的解释:沙漠里不能种郁金香,当年华为是急着解决晚饭问题,顾不及科学家的长远目标。

华为是中国最早一批走到科学创造的企业之一,现在腾讯也在朝着这个方向进军。而整个中国,无论是基于内部发展还是外部环境逼迫,也到了科技闯关的时候。

内有中国不少领域走到了无人区,无人可以跟随;外有美国“卡脖子”严防死守,有人不让跟随——提升科学技术原始创新能力,无疑是当前中国发展的紧要关口与重中之重。

依靠从1到100的积极创新,中国的成就有目共睹。然而从0到1的创新,才是国家竞争的制胜关键,很多时候,它甚至是生死存亡之道。

3月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出炉,创新放在了具体任务的第一位。除了常见集成电路、人工智能,一份政府的严肃规划纲要,里面的名词竟然让你觉得在看科幻,比如类脑智能、量子信息、光子与微纳电子、生物育种等等。

要攻克这些前沿科技,有赖于基础研究,这是属于科学家的战场。

要彻底解决技术“卡脖子”的问题,突破科技上升路线的天花板,我们只有培养出来大量自己的科学家,大量胸怀赤子之心的科学家,实现从0到1的原始科技创新,除此之外,别无捷径。

上个世纪80年代的理想热烈然而稚嫩,今天中国的科学土壤早已不同往日,我们再次召唤科学精神的盛放,呼唤科学家的涌现。

image.png

然而,科学家的涌现,不是加工资就能搞定的。

任正非就曾说过,“高科技不是基本建设,砸钱就能成功,要从基础教育抓起,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我们公司也是急不得的。”

这种基础教育,绝不仅仅是学校教育。真正的基础教育,正如80年代席卷全国的科学梦想,是一种全社会的科学探索研究的风气。

正如我们对袁隆平院士的举国哀悼,对钟南山院士的发自内心的尊重和信任,80年代种下的科学热爱始终都在。

只是我们需要它从心中的种子,变成能够遮蔽风雨的参天大树。

如果北大、清华毕业生最热衷的,仍是金融、IT通信等工作,而不是坐冷板凳的研究,那么0到1的创新突破就只能是遥远的梦。

多年前马化腾报考大学填志愿,在心爱的天文学上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了计算机专业,留下一句遗憾,“毕竟天文太遥远了”。

这个遥远不是指光年之外的宇宙空间,而是近在咫尺的择业空间与社会认同。

阳春白雪存在的基础是下里巴人。唐朝诗歌之所以能出现李白杜甫的高峰,不是因为诗歌高不可攀,而是贩夫走卒人人都写诗,诗从口出不会被看成是神经病,最多被人鄙视打油诗。

写于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基督山伯爵》是法国的“武侠小说”,主角蒙冤入狱,机缘巧合得到绝世高人的传承,出来后大杀四方报恩复仇,靠的不是九阴真经而是数学物理化学知识,科学已经融入了当时欧洲的通俗文化。

这才是真正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要想科学家要遍地开花,最需要的,是让科学成为一种文化,将科学精神渗入到个体的价值观,最终融入我们的血液成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

因为从科学无用到大用所需的时间,可能是一代人甚至几百年,甚至可能就真的一直无用。费马大定理是用350年证明的,它并没有对法国经济起多大贡献。

这需要以做文化的心态做科学,只有触及到科学内在的文化之美,才能长期耐得住寂寞钻研,否则就算抱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也迟早绷不住。

image.png

如何把科学做成一种文化,变成信仰?

错过天文学的马化腾,对天文的热爱始终未减。这种热爱与错过的遗憾,被他以一种更深远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他创办的腾讯花费了几年时间,摸索出了一条有效可行的方法:从娃娃抓起,让科学家成为孩子们的偶像。

从2013年起,腾讯开始每年举办腾讯科学WE大会。用马化腾的话说,WE大会只聊全球最前沿科学,无关商业。天文地学是WE大会话题里面的重头戏,马化腾每年都会例行蹲守收看。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和马化腾一起蹲守如此高难度直播的,还有很多年纪小的学生。这些小孩子慕名而来,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做笔记、给主办方写感想、珍惜每一个采访机会,每个人都带着自己做的厚厚一沓资料,问的问题连被采访的科学家们都感到吃惊。

被这一现象启发,腾讯在2019年又举办了科学小会,专门邀请科学家给孩子们讲科学。科学小会第一年,门票很短时间内一扫而光。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对于能够和科学家见面的机会都非常珍视。

第二届小会中,有个小观众还很有仪式感地穿了西装三件套,打了领结。他的父亲说,小朋友为了听科学家演讲,特意盛装出席,以表重视。散会后,小朋友还让父亲以后多带自己去看星星。

因此,在科学小会举办第三年时,腾讯把另一场、让乡村孩子们和艺术家同台演出的腾讯荷风艺术行动,跟科学小会一起,升级推出了“青少周”,想把这种科学家和艺术家的“偶像力量”放到最大。

这一设计的背后思路是:孩子们有着天然的好奇心,和对科学未知的向往。成人要做的,就是让满足好奇心,让尽可能多的孩子,尽可能多地和科学家见面。

这种耳濡目染持续的够多、够久,会带来一整代科学文化的变化。

为此,青少周邀请了100位国内外顶尖科学家,有国民科学家偶像钟南山、屠呦呦,有天问一号首席科学家潘永信、新冠疫苗科学家张林琦、79岁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中国量子计算原型机“九章”团队带头人之一陆朝阳等等,来和孩子们以各种方式交流。

5月29日,第三届腾讯科学小会的后台和通道,成了一个大型追星现场。里面站着的都是等待科学家结束演讲走下舞台的少年们,他们捧着笔记本,等着自己最喜欢的科学家演讲完给自己签个名,紧张还有些忐忑。

而在场内,许多孩子们拿本子做着笔记。

image.png

来自大凉山雷波县的欧云晳,还现场写了一篇日记送给了主办方,日记里面写到“到底什么是追星?追什么样的星?这是值得每一个青少年思考的问题……

在科学小会举办前的科学家直播间里面,一个四川彝族的大眼睛小姑娘,奶音奶气地问科学家:电磁波有什么缺点?

旁边评论区有孩子同时在问:不知道在珠峰上是什么感觉?

image.png

这两场科学家的直播一共有180万人观看。而科学小会的直播,有1700多万次观看。

文化,就是在这样的互动中,慢慢长出来的。

将科学放到聚光灯下,变成青少年心目中的时尚潮流,是科学精神进入到社会文化的第一步。

一代人的科学理想,经历漫漫三十年后,有了生根发芽,绿树成荫的期盼。

科学小会项目组分享说,小会结束时正值六一儿童节,导演组的一批爸爸都买了望远镜或者显微镜,给孩子们做节日礼物。

他们由衷觉得,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科学,本质上是从0到1、从未知到确定,打开新可能的人类最可贵的一种精神。将科学放到聚光灯下,变成青少年心目中的时尚潮流,是科学精神进入到社会文化的第一步。

学习科学、探索未知,不是为了一定要真正成为科学家,而是为了习得人类面对困境探究不止、直至解决问题的精神,是为了找到生命在必然面对的生存难题之外,还应该有的更纯粹的乐趣。

这种乐趣,才是人生不躺平的终极原因吧。

正如科学小会上,满头银发的76岁王志珍院士对孩子们讲出自己的希望:

“追着光,靠近光,成为光,散发光”。

但首先是,要有光。

责编:董暖夏
THE END

本文标题:今天再看马化腾的那个决定
本文链接:https://www.jxnewsw.com/jyzx/2810.html

相关热点

暑假已经过半,疫情余威尚存,如何让大学生度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成为难题。面对这一现状,教育部科学工作能力提升计划(百千万工程)为全国学子们度过这个暑假设计了一个学习...
教育资讯/ 2021-08-02
近日,IWSC 2021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大赛(以下简称“IWSC”)评选工作正式落下帷幕。在本届大赛中,一品五三·典藏酱酒荣膺银奖。在这一国际舞台获奖,也佐证出一品五三·典藏酱酒的深厚实力...
教育资讯/ 2021-07-29
随着5G进入加速普及阶段,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空间将超乎想象。科技数字时代,编程教育等科学类素质教育将会成为提升国民科学素质、培养创新科技人才的重要途径。...
教育资讯/ 2021-07-27
近日,各地的中考成绩陆续放榜。 广东的数学中考竟意外的难上了热搜,因为平均分竟不到50分!不少学生都感叹:是不是拿错试卷了,拿到高考题了! 那么,这次试卷的难度主要是体现在哪些...
教育资讯/ 2021-07-27
巅峰之夜,秀场大幕,一触即发! 备受关注的2021阳光少年模特风采秀,即将于本月29日在北京拉开总决选的帷幕。历时3个月,历经全国15个赛区的层层角逐,最终脱颖而出的小超模们即...
教育资讯/ 2021-07-23
2021年7月18日,为期4天的中国上海第四届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大赛暨全国邀请赛完美收官。本次大赛是2021年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大赛的重点赛事之一,也是2021WAIC(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
教育资讯/ 2021-07-23

相关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