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行业第一网——新华教育网
主页 > 幼小教育 > 内容

“怪兽”引出幼儿游戏质量之问

发布时间:2019-06-30   来源:新华教育网    
字号:

“怪兽”引出幼儿游戏质量之问

“怪兽来了,怪兽来了,我们快躲到桌子底下去!”兰兰在教室里大声喊叫,一群孩子都跟着她既兴奋又紧张地躲到桌子底下去了,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好几天。

成都第十六幼儿园青年教师张玲仔细回忆着两年前的一个故事,这件事对她后来的幼教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

当时,张玲以为孩子们是对怪兽感兴趣,于是给他们找来了各种关于怪兽的书,还给他们讲怪兽的故事。

但孩子们只是把“怪兽来了”,当作钻到桌子底下去玩的一个理由,他们似乎更喜欢在桌子底下玩“过家家”。“怪兽”这个话题就这样“终结”了。

“怪兽”来了

2012年,张玲进入成都十六幼工作,成了一名幼儿教师,她性格外向,爱玩,从小就是“孩子王”。“新手上路”,她的想法特别简单,“就是带着孩子们玩嘛!”

一边干一边学,张玲很快“入了门”。她把教室划分成美工、建构、阅读等功能区,每天,她都会准备好游戏材料,精心设计好游戏玩法。孩子们在她的“指导”下游戏,虽然不是趣味盎然,但也井井有条。一切都是预想中的样子。

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一些调皮的孩子,“打破”她预设好的“流程”,从绘画区跑到手工区,有的孩子甚至会抢同伴的玩具,被抢的孩子便哭哭啼啼地跑到老师那里告状……

“好了!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你不能这样玩!”这种状况让张玲感到头疼,但又找不到更好的应对办法,只好以“我是老师,我说了算”的口吻,平息“争端”。

不知从何时开始,张玲班上的孩子开始流行“怪兽”的游戏,这当然不在她的预设范围之内。

只要有孩子叫声“怪兽来了”,一群小朋友都往桌子底下钻,没钻进去的,便伸出舌头,扮一个“鬼脸”,“教室里乱哄哄的”。张玲尝试耐下心来,寻找破解之道,但不得其法。

这些,都被园长余琳看在眼中。

在余琳看来,幼儿的学习是以直接经验为基础,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获取经验。“目前在学前教育领域,游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但游戏的质量堪忧。”

“幼儿应当是游戏的主体。”余琳经常和张玲一样的青年教师交流探讨,她认为,教师精心准备的游戏之所以不被喜欢,主要是因为教师主导了游戏的全过程。

余琳称这类游戏为“假游戏”:教师周密地准备、规定幼儿的行为,在组织过程中不断强化、要求幼儿达成即时目标,使游戏变成了追求结果的活动。“于是,游戏变成了教师导演、幼儿参演的一出戏,看起来热热闹闹,实际幼儿缺少内在驱动和愉悦感。”

“怪兽来了”不仅仅是孩子们无意识的叫喊,更像是向“假游戏”发起的“挑战”。

构建“怪兽王国”

沉寂许久之后,“怪兽”话题再一次出现在孩子们不经意的谈话中。

一天,一个孩子发现保育老师穿着一件“花衣服”,就指着衣服说:“您的衣服上好多好多的怪兽呀!”这一评论立马在孩子们中间“炸开了锅”。

强烈的直觉告诉张玲,“怪兽”这类虚拟的形象,对儿童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存在,既恐惧又好奇,满足了儿童爱想象的心理需要。“怪兽一定是孩子们的兴趣点!”

“我又该怎么继续发展孩子们的兴趣呢?”问题接踵而至。

面对张玲的困惑,余琳组织教师以“如何发现支持儿童游戏中的兴趣”为话题开展集体教研活动。最后,他们得出结论:教师缺乏游戏精神,并且从内心深处不相信儿童是自信、有能力的学习者。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倾听孩子的想法,满足孩子的愿望,激发孩子的表达,展现孩子的力量。

经过反复教研和实践,张玲找到了通往儿童游戏世界的“入口”。在幼儿园的支持下,张玲以“怪兽”为切入点,开展游戏活动。

“谈谈你所知道的怪兽”“画一画怪兽”“让怪兽站起来”“创编属于自己的怪兽故事”……张玲感觉孩子们的兴趣越来越浓,仿佛形成一种“推力”,推着教师不停向前。

通过“怪兽”这个虚无的概念,孩子们把天马行空的想法说了出来、做了出来,废旧物品在他们手中,变成了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怪兽”,在他们的讲述中,更赋予了“怪兽”名字、性别、性格、身份、职业,构建了一个奇妙的“怪兽王国”。

张玲也和孩子们“玩嗨”了。她和孩子们一起,设计、制作了“怪兽王国”的“国王”和“王后”。孩子们大喊:“结婚啦!他们结婚啦!”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华教育网